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标题:又到年终了!看方大特钢如何发年终奖!

发布时间: 2021-11-23

  自2008年以来的12年间,一个以螺纹钢为主业且唯一没有亏过钱的上市钢企,因一堵年终现金墙视频被推入舆论的风暴眼,这个典型的钢企就是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作为辽宁方大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方威出身普通农家,一度贫困至受其他村民帮扶。但在资本市场,他已经是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三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同村人和方大系员工眼中,方威是颇有人情味的“老乡”和老板、“有大智慧”的企业家;而在外界看来,其形象是政商高手、“国企猎人”。

  方威成长于沈阳市浑南区汪家镇。汪家镇位于沈阳市东部,属于东陵区中远郊区,全镇有多个行政村,据汪家镇上多位居民表示,方威出生长于小深井子村。

  自称对方家有所了解的村民张磊(化名)表示,上世纪80年代,方家的经济条件较差,方威当时只有6-8岁,其父亲曾以收铁片、铁丝、铁棍废品为生,村里不少有余力的村民帮衬方家,方威无论走到哪一户村民家都能落脚吃顿饭,可谓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

  张磊回忆说,在以前,如果小深井子村的孩子到汪家镇上的学校上学,需要交借读费,所以包括方威在内的小深井子村的孩子都在沈阳浑南区汪家小学、汪家中学就读。在方家发迹后,方家为汪家镇学校投资,目前小深井子村的孩子已经可以到汪家镇上学,免借读费和学杂费。此外,方家还为小深井子村修了路。

  与小深井子村村民所述相同,在方威担任人大代表时的一份“代表信息”中看到,方威毕业院校显示为汪家中学。

  据张磊与多位抚顺炭素厂的老工人介绍,到了方威从汪家中学毕业之时,方威的父亲已经在抚顺市新钢工作数年,并当上了生产车队的队长,方威的父亲在工作的过程中看到了钢铁相关产业的发展前景与机遇,便让方威来到抚顺新钢做学徒。方威学成之后,方威的父亲向身边亲戚借了一些钱款,开设了螺母厂,主营制作螺丝钉和螺丝帽,家境逐渐开始好转。螺母厂开设当年,方威约18岁,当时春节走亲戚时,不少长辈还会以“长大了就去方家螺母厂工作”来和小孩子开玩笑。

  此前多方媒体报道显示,方威和“方大系”的第一桶金来自于某企业为抵债而过让给方威的矿,而张磊则道出了更早于方威得到此矿的“陈年往事”。

  关于方威起家的往事,网上流传最广的说法称,“方威最早是在辽宁抚顺收购废铁,再转卖给当地的钢铁厂。当时,一家钢铁厂拖欠了方威不少货款,之后用他们的一处铁矿来冲抵。铁矿价格在几年后飙升,方威由此发家。”

  方大集团沈阳炼焦煤气有限公司、方大集团抚顺炭素公司的多位工作人员证实了上述说法,并称传言中的钢铁厂就是当时的抚顺新钢(现为抚顺新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方威所获得的铁矿在半年左右的时间价格就已经翻番,随后几年价格不断上涨。“靠铁矿发家后,方威就收购了抚顺炭素,这也是他最有感情的公司了”,焦煤厂工作人员说。

  张磊回忆称,在创办螺母厂四五年之后,位于抚顺市的炭素厂濒临破产,方家就四处借钱,先是向炭素厂注资,随着另一位股东的退出,最终买下了炭素厂。

  同村村民称,方家投资炭素厂时,向不少村民借钱,“一家200元、一家500元的借,有的人家比较有钱,就借了一两千元,最多的还是借几十元的。”方威发家后,当年部分借钱给方威的村民拿到了方威旗下企业的股份,目前小深井子村还有约十多人持有方大集团或方家其他企业的股份。

  回顾方大系在资本市场的布局,其接盘的多家公司几乎全部都是地方的国资企业,堪称国资“捕手”。而最近两年,累积了能量的方大系再次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医药板块已经成为了方大集团的三大主营产业之一。

  2018年以来,在金融去杠杆、股市低迷的环境下,不少民营企业面临债务过高、股权质押等风险,甚至将股权转让与国资。

  在一众国资援持民营企业的浪潮中,方大逆市扩张,先后拿下三家沈阳国企的控制权,显得尤为引人注目。

  2018年7月,方大集团通过定增和数次增持,正式成为东北制药的实控人。老牌国企东北制药成立于1946年,主营原料药和制剂业务,是国内最大的原料药生产企业之一。

  医药是近年来资本青睐和关注的热点行业。方大集团似乎也筹谋已久,收购东北制药之前已经成立了多家医疗企业。其官网介绍称,医药板块已经成为了方大集团的三大主营产业之一。

  2019年方大集团又同时入主了两家沈阳国资企业中兴商业和北方重工,两家企业都是沈阳市国资委旗下的资产。

  在老本行钢铁行业中,方大系似乎也有收购整合之意。2019年2月,方大旗下的九江钢铁通过协议转让加二级市场增持的方式成为了上市国企凌钢股份的主要股东,目前占其股权的10.23%。2018年底,方大系还曾试图入主西林钢铁,但最终未果。

  据不完全统计,方大集团收购整合的国资企业达到11家。方威在对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方面颇有经验,其主要的手法是以协议转让的方式收购陷入困境的国企,改善其公司治理、以市场的方式整合重组相关的资源,再高价推向资本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方威重组了国有企业抚顺炭素厂,这是公开信息中,方威第一次收购国有资产,也是其整合炭素产业的序幕。

  随后的三年,方大集团先后重组了包括合肥碳素、成都蓉光炭素在内多家碳素企业,并于2006年控股了上市碳素公司海龙股份,使方大旗下的三家碳素企业实现了借壳上市,并更名为方大碳素。整合后,方大炭素就成为中国第一、世界前列的炭素生产企业。

  在钢铁行业,方大集团对于钢铁行业的整合开始于2009年收购南昌钢铁,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也被方大集团控制,并更名为方大特钢。3年后,方大集团再次出手,将江西九江萍钢收入囊中。目前,方大特钢、江西萍钢分别是中国最大的弹簧扁钢、汽车板簧和易切削钢生产基地。

  方大系对钢铁行业的整合也将继续,其官网介绍称,将以江西方大钢铁集团作为钢铁产业的发展平台,继续做大做强。而方大系自2018年以来先后意图拿下西宁特钢、西林钢铁、凌钢股份,其整合决心不可谓不强。

  方威对待员工和曾经帮扶过自己的乡亲是出了名的好。方大集团旗下的九江钢铁厂在2018年年初给员工发年终奖,搬来了2.58亿元的现金,垒成一人高的“钱墙”,员工人均领到了5万元左右的红包。2019年1月19日,方大钢铁在厂区内再次堆起了“钱山”,符合条件的员工人均拿到6万元红包。

  方大给员工发红包的传统从2011年起开始执行,至今累计已发出了超过9亿元的红包,对待公司股东也不含糊,2019年,公司净利润的84%,总计24.65亿元的分红被派发给6.2万名股东。

  当年给方家凑钱创业的亲戚乡邻,还有不少人持有方大的股票,每年可以从中拿到不少的分红。当年方威就读的中学“汪家中学”也得到了来自方家的投资,不仅把学校修好了,从方威老家小深井子村到学校的路,方家也出资修缮。

  接手东北制药后,方大集团先后推出了高管股权激励计划、骨干员工持股计划以及实施了全员定岗工资上涨50%等系列措施。同时,高调派发现金红包的习惯也被带到了东北制药。

  入主中兴商业之后,方威也在会议上提出,建议从2019年4月起,中兴商业中层及以下在岗在册干部员工工资涨50%。

  2017年7月22日,方威在方大炭素出席中层及以上干部大会时指出,一定要让广大员工充分享受企业发展成果,要让员工提前达到有房、有车、有存款、每年超过10万元固定收入的小康标准。“公司在月度盈利1亿元的前提下,为每位符合条件的在岗员工在原来已增1000元工资的基础上再增加月度工资1000元,中层干部再加薪5万元,如月度未达到盈利1亿元则当月全部取消。在2020年前,力争让炭素板块提前实现奔小康目标,把企业打造成世界第一大炭素企业。”方威表示。

  辽宁方大集团官网曾发表的《一个民营企业的别样情怀》一文中就指出,随着国家供给侧改革有力推进,行业经济峰回路转,加上企业全力以赴抓精细化管理显效,方大企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2016年钢铁板块企业生产经营创历史最好水平,方大特钢吨钢材利润居于行业第2位,九江钢铁居于行业第3位。员工收入“蹭蹭”上涨,2015年,方大特钢在岗员工收入达8.3万元,在中钢协会员企业中排名榜首,方大萍钢排名第9位;2016年方大特钢和方大萍钢员工收入均突破10万元!2017年沉寂多年的炭素行业市场逆转回暖,方大所属炭素企业也迎来了发展机遇期,全体干部员工立足精细化管理,紧跟市场抢抓机遇,对标赛马,企业效益频频亮眼,方大炭素、抚顺炭素三个月内两次调升工资,每个员工月工资增加2000元。其它企业员工也在月度盈利条件下每月再加工资500-1000元。方大企业中层干部年薪同样有大幅度提升,2017年,很多企业中层干部一次性加薪50%,有的企业甚至更多。

  目前,方大系旗下公司遍布全国二十多个省市,旗下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分别完成上市,集团拥有5万余名员工,总资产达700多亿元,方威本人也多次登上福布斯排行榜,现年47岁的方威拥有超过300亿的身价,方威在公司年会上曾表示,等自己老了干不动时,要把整个集团全部捐给国家。